鲸落君不归

情绪很多,言语有限

【金柚飘香|10:00】遇你予你与你

上一棒@姜欢_H 

下一棒 @江慕璃(生病QAQ) 

官号@Solitude孤单不孤独 

所选信息素:奶糖·冷香

导语:“肖战,我的omega。”

      “不是。”摇着头,肖战眼睛有些湿润,纠正王一博的话,“不是你的omega,是你的肖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好,我的肖战。”

  

  alpha王一博信息素是奶糖味,omega肖战信息素却是冷香。冷香和奶糖的碰撞,是肖战和王一博的故事。

  肖战分化之后,医院第一时间就把资料上传到了数据库,几乎是下一秒,王一博和肖战的匹配度就出来了,这个数令人震惊。高达95%的匹配度,已经连续几年没有出现过这么高的匹配率了,也因此注定会被捆绑在一起。

  ❀遇❀

  肖战是个刚刚分化的omega,是二次分化。

  肖父肖母在知道肖战二次分化成omega后,第一时间是担心肖战会受到欺负。

  “战战啊,晚上要是太晚回家,一定要注意安全,要不我和你爸还是搬过去照顾你吧!”

  肖战还没说什么,听到旁边一个声音说道:“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,不要太担心。”

  听不出来对方是跟家里人还是朋友打电话,但是声音听起来没有很多情绪在里面。

  没听到肖战的声音,肖母在那边喊了好几声,肖战才回过神来。

  “妈,我没事。现在这个社会没以前那么乱了。”话音刚落,肖战脸上的表情就怔住了。

  刚刚在旁边打电话的人盯着他,那眼神好像是探索。

  “我这边还有一点事情,就先挂了。”肖战挂断了电话,也盯着看着自己的男人,他能感受到对面是个alpha,但是很奇怪,他没有一点害怕,反而有点心安。

  可能是alpha当久了,有种熟悉感吧!

  “请问,是有什么事吗?帅哥。”确实长得帅,而且目测年纪应该比自己小。

  “omega。”王一博盯着肖战,突然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。

  听到这句话,肖战突然对王一博没有半点兴趣了,不过是和其他人一样,看自己是个omega多看几眼而已。

  见肖战转身离开,王一博并没有阻拦,打开手机上的资料,看到了那张自己刚刚见过的脸,“我的omega。”

  王一博职业比较特殊,国家一直尽可能的在找和他匹配度高的omega,希望他早日结婚。

  奈何一直没有找到匹配度高于50%的人,直到肖战的数据上传,整个数据库都快炸了。

  两人的匹配度一出,没多久肖战的信息就被封锁了,也意味着别的alpha将不再能和他进行信息素匹配。

  刚刚和他打电话的正是他的顶头上司,苦口婆心的劝说他早点结婚生子,如果实在有点什么意外,至少有个后。

  给上司发了一条信息,王一博也转身走了。

  【婚假几天】

  【祖宗,你同意了?】

  【只是我单方面同意】

  【没事,你同意了就万事大吉!】

  被通知结婚,是在肖战还没有睡醒的第二天。

  同样没有睡醒,并且不能理解的是肖战的父母。

  明明前一天去信息局查的时候,还被告知肖战的信息还没有被上传,怎么第二天就能到结婚的地步。

  肖战死盯着手机上的照片,这不是昨晚那个人是谁?

  “要命。”他这一生啊,就注定不配拥有甜甜的婚姻了吗?

  肖战对于结婚这件事,是不怎么所谓的态度,因为现在的离婚率那么高,自由恋爱也不一定能走向幸福。在做alpha的时候,想的就是等国家分配对象,合适就结婚,不合适就孤独终老。即使现在又二次分化成了omega,他也是觉得合适就嫁,不合适就继续孤寡。

  在信息局的安排下,王一博和肖战有了第一次正式的见面。

  可能是生怕肖战不同意,所以信息局在王一博来之前,给肖战一大段输出洗脑。

  肖战听完歪着头,看着信息局的人,“所以……你们不仅怕他挂,还怕他寡?”

  王一博好巧不巧,就刚好听见了这句话。

  信息局的人打着圆场,“这不是有你吗?不会寡不会寡。王上校来了,这……”

  王一博不喜欢别人太多嘴,自己的omega不需要他来介绍。

  用眼神示意信息局的人可以离开了,信息局的人前脚刚离开,王一博后脚就蹦出一句:“我易感期到了。”

  肖战愣了两秒,笑道:“不好意思,我发情期还没有到,谢谢。”

  因为肖战是二次分化,发情期极度不稳定,而且没在发情期是完成不了标记的。

  “易感期不一定非要标记和上床。”王一博的脸色没有什么变化,但是仔细看还是可以看到他眼底的笑意。

  肖战疑惑地问道:“你结婚的目的,不就是为了留后吗?”

  “我结婚,没有目的,就是想和你结婚而已。”王一博起身,从对面坐在了肖战身边,“就是想让你,只属于我而已。”

  ❀予❀

  肖战稀里糊涂地搬了个家,稀里糊涂地和王一博睡在了同一张床上。

  户口本肖家父母还在送来的路上,所以暂时还没有结婚登记。

  被王一博搂在怀里,肖战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,怎么就突然睡在王一博的床上了,甚至都还没有约法三章。

  虽然他接受了自己分化成一个omega的事实,但是他并没有准备好做一个omega,比如和alpha上床,比如生子。

  “结婚以后,我还是要工作的。”肖战的声音很小,但是他知道身后的王一博能听见。

  在冷香中昏昏欲睡的王一博听到肖战的话,抱着人的手紧了紧,“只要你知道回家,怎么都好。”

  “怎么?我是你养的宠物啊?”肖战翻了个身,对着王一博,开玩笑道。

  王一博也没了睡意,额头相抵,两人的体温都有些高,信息素都在为对方兴奋。

  “这是,95的魅力吗?”肖战的眼神有些迷离,离得越近,他好像越觉得呼吸困难。

  王一博这次没有听清肖战的话,“什么魅力?”

  “95%匹配度。”肖战有些燥热,不自然地往后挪了挪,王一博适时放开了束缚人的手,“要不去隔壁睡?”

  肖战咬着唇看着王一博,没有说话。

  王一博深深地看了肖战一眼,咬住人的唇瓣,接了第一个吻,然后起身去了隔壁卧室。

  相安无事地又过了两天,拿到户口本的肖战和王一博去领了结婚证。

  “我想……”拿到红本本走到门口,看了一眼等在外面的父母,肖战有点不想回去了。

  即使不吉利,王一博还是由着他去了,“去吧!”

  肖战开心地和父母回了酒店,王一博也去参加了之前本来不去的宴会。

  在见到王一博之前,肖战的父母都还有些担心的,见到之后,肖战对这场婚姻的清醒,王一博的纵容,都让他们彻底放心了。

  “你从小对谁都好,都热情。我也不好说你,如今嫁给了王一博,像他们这种人,占有欲都很强,你那对别人的热情,还是收一收。”都是alpha,肖爸爸太了解王一博眼里的占有欲了。

  肖战点着头答应,但是在心里嘟囔,总不能为了王一博,连朋友都不交了。

  一直没有收到王一博发的信息,肖战在床上辗转反侧,似睡非醒的,一直到天亮。

  都没有去和父母当面告别,肖战就回了他和王一博的家。昨晚到现在,王一博一个电话没有打,一条信息也没有发。

  在靠近家附近的时候,肖战就有一些气喘,甚至腿软,以为是昨晚没睡好,有点低血糖,想着回家里睡会儿。

  按了指纹进去,门刚一打开,肖战双腿一软,跪在了地上。

  满屋子的奶糖味道,勾引肖战的冷香出来共舞。

  幸好不是在市区,不然这里早就被封锁起来了。

  肖战扶着墙往卧室走,没走几步,又失力一样地倒下来,“艹!”

  以前怎么没有觉得自己体力那么垃圾。

  一股力道把自己从地上扯起来,熟悉的怀抱让他安心,肖战抬头,看着红了眼的王一博,笑道:“好甜,奶糖味的。”

  王一博去亲肖战的唇,后者躲了几下,就任由他亲了。

  “肖战,我的omega。”

  肖战发情了,而且是被动发情。

  “不是。”摇着头,肖战眼睛有些湿润,纠正王一博的话,“不是你的omega,是你的肖战。”

  “好,我的肖战。”

  王一博的易感期本就长,再加上肖战是被动发情,两人都有些冲动,第一次就完成了完全标记。

  看着眼尾红红,委屈巴巴地看着自己的肖战,王一博能忍除非他不是个正常人。

  ❀与❀

  发情期持续了整整一个周,肖战被不知道第几天的晨光照醒,手一台想挡住光,却被人抱着翻了个身,拢进怀里。

  “还亮吗?”

  肖战摇了摇头,往王一博怀里缩了缩。

  又睡了一会儿,肖战彻底清醒,现在他和王一博还是赤裸相对,想起这些天的种种,肖战都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。

  王一博亲亲肖战的额头,想把人捞出来,“醒了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饿了没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舒服吗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还要吗?”

  “嗯。”意识到什么的肖战突然弹出来,“不要了!不要了!他现在一身都像重组过的一样。

  王一博也舍不得再折腾肖战了,“起来吃饭,吃完饭带你去买戒指。”

  “什么戒指?”

  “我们的婚戒。”

  “哦。”

  据那几天无意路过这里的人回忆,那是奶糖冰激凌的味道,甜甜的,冷冷的。

停更通知

  旧文不删,新文不更

  我休息两年,三次元工作也很忙,抱歉。

第17章离谱瓜中离谱瓜

  王一博也不知道张之宇还有这么迷信的一面。

  最后杨程实在是受不了张之宇,呸了几下算是完事了。

  大概是对杨程的愧疚大于对王一博的感情,所以张之宇这一天的注意力都在杨程身上。

  下午没有课,王一博要去街舞社看看,虽然王铮腰受伤了,但是其他几个得他过去盯盯,每次王一博一不在,几个人就偷懒不练习。

  “我也去,回宿舍就躺着好无聊。”

  王一博看了看杨程的腰,欲言又止。

  “你确定?”

  杨程想挺直腰杆说话,发现有点不现实。“我确定!太无聊了这一天一天的,今天肖战不来接你?”

  张之宇一直在一旁没有说话,虽然没说要去,但是也跟在杨程的身后。

  刚到舞蹈室,杨程就嚷着要去厕所,张之宇本来想扶他,杨程摆手,“不用,我还不是残废,请尊重病人的意愿,谢谢!”

  “你小心点,有事给我打电话。”张之宇担忧地看着杨程的背影。

  王一博笑道:“他又不是小孩子了,他要什么他会说。”

  不知道是触到了张之宇的哪个点,张之宇突然落寞地说了一句:“是啊!你们都不需要我。”

  然后就坐在一旁,再也没有说过话。

  康奇已经带着社里的人过来了,王一博有话也只能搁会儿再说。

  一见到王一博,康奇不是说王铮的伤势,而是八卦王一博有没有吃到他家哥哥。

  王一博瞥了康奇一眼,“没用上。”

  康奇买的东西,一个都没有用上。

  “啊……”康奇突然就有点怀疑王一博的能力了,这样都没有用上,确实显得王一博有些没用。

  交代了几句,王一博下场坐到张之宇旁边,张之宇还盯着厕所的方向。

  “去得是有点久了,我去看看。”王一博起身要去厕所看看情况。

  张之宇随即起身,“我去吧!你看着你这里。”

  “之宇。”王一博叫了张之宇一声,但是发现没有话说。

  张之宇回头,看着王一博,这个自己一直放在心尖上的人,“王一博,我确实比不上肖战,在很多方面,但是我唯一输给肖战的,是你爱他。”

  “你会遇到更好的。”

  王一博不会安慰人,但是他也不可能对每个人的喜欢都有回应。

  “也许吧!近期准备专心搞事业,正在劝杨杨入股投资呢!”

  两人正说着,杨程从厕所里面出来了,脸色不是很好看。

  “摔了?”张之宇以为杨程摔了,准备又把人往医务室扛。

  杨程皱着眉头,看了眼王一博,又看了眼张之宇,“真好。”

  “什么真好?”张之宇被杨程说得一头雾水。

  “我女朋友喜欢你,你喜欢一博,一博喜欢肖战,啧……精彩刺激!”杨程在笑,但是王一博和张之宇知道大事不妙。

  张之宇的意识突然就离家出走了,这个情况是他没有料到的。

  他是和杨程的女朋友说过几句话,但是每次聊的都是王一博。

  “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?怎么突然王利就喜欢之宇了?”

  杨程把聊天记录拿给两人看,“我能误会什么?”

  【杨程,听说之宇失恋了?】

  【你把他微信推给我,我有事情找他】

  【你在吗?】

  【告诉他不要太难过】

  【天涯何处无芳草】

  【杨程你在吗你?】

  【在的话回信息】

  张之宇接过手机,回了一条。

  【他不是失恋了,是热恋了】

  杨程被张之宇的操作整笑了,“你知道我不是在气你,我只是……”

  “我只是在气我自己。”王一博接着杨程的话往下说。

  抬手拍了拍杨程的肩,又把张之宇揽揽过来。

  “作为恋爱这件事上最成功的人,把好运传给你们,祝你们遇到良人。”

  “滚!”异口同声的一声吼,把王一博都吓一跳。

  再看杨程,好像真的也没有那么难受的样子。

  “别看着我哈!我可不是因色忘义的人,本来我感觉我父母也不太喜欢她,唉,算了,回家等着相亲吧!”杨程最大的愿望就是结婚生孩子,他喜欢圆圆满满的感觉。

  张之宇也立马关掉了自己微信的权限,让别人加不上他。

  “其实,王利也挺好的,要不之宇。”

  “滚。”他才不会要这种表里不一的女人,“那女人这么对你,我怎么可能看得上她?”

  王一博吃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瓜,错过了肖战的电话。

  肖战从校门口一直问着找进来。

  “这里就是舞蹈室了。”带路女生的眼睛就没有离开过肖战身上。

  真的是太帅了。

  “好,谢谢。”

  “芜湖!社长,肖医生来了。”一点风吹草动都躲不过康奇的眼睛。

  王一博是好像听到了肖战的声音,以为是幻听,听到康奇的话才转身看向门口。

  “战哥!”

  王一博兴奋的尾音都在上扬。

  知道张之宇心里多少还有点过不去,杨程说自己想回去了。

  “不是刚刚还说无聊吗?”

  “我现在不无聊了,我现在腰疼想睡觉,想回宿舍。”随口扯的借口,但是张之宇信了。

  路过肖战和王一博时,点头就算打了招呼。

  “战哥,今天怎么现在过来了?”

  肖战伸手理了理王一博的头发,“明天出差,今天下午休息。”

  “去哪里?去多久?”听到肖战说要出差,王一博就有些不开心了,一切热恋中的分别都是不应该的。

  肖战想了想,还是决定说实话,“隔壁市,一个周。”

  “可以带家属吗?”

  肖战摇头,“你要上学。”

  “我可以请假。”

  “不可以,我一周后就回来。还有……”肖战凑近王一博的耳边,“今晚上不许折腾我。”

  “战哥……”王一博想抗议,不许跟着去,还要他吃素,他心里肯定是不乐意的。

  时间倒回到半个小时前,扶文麟的办公室里。

  “你这是去宣示主权的?出差还需要你到学校去亲自通知他?”

  肖战但笑不语。

  一向严谨认真的肖战,在和王一博谈恋爱这件事上,少有的孩子气。

  

  

  

  

 

  

  

 博肖的浪漫 始于夏季 续于四季.

第16章悄悄变味的情愫

  “你们啊……”说到底还是他们做家长的多想了。

  刚知道他们在一起的时候,觉得盼了那么多年的事情终于有了结果,兴奋过后,就是担忧,害怕这俩孩子以后受伤。

  肖战和王一博就这么站在王母面前,脸上都笑着,“妈,早点睡啊,战哥明天要上班,我要上学,就不陪你唠嗑了。”

  “好好好,去吧,我也累了。”

  等到两人关上门,王母坐在床上沉默了好一会儿,然后再他们家长群里发了信息。

  王母:他们比我们还清醒。

  肖母:现在时代不一样了,知道争取自己喜欢的东西了。

  王母:我问了战战两年前为什么走,他没有回答我。

  肖母:我猜可能是想出来奋斗点实力,不然拿什么拐走一博。

  王父:又不用他们奋斗什么,房子车子我们买,他们负责幸福就好。

  肖父:孩子大了,有自己的想法。

  王母:想法可多,一博以为我要为难战战,那表情不耐烦得哟!

  肖母:哈哈哈!一博从小到大都不许谁说战战,小时候我打战战,一博好几天都不理我。

  王父:两个孩子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?

  王母:还没问,现在两人去睡觉去了。

  肖母:睡那么早?

  肖父:只是说睡,又没有说一定要睡着。

  肖母:好像有点道理。

  但是事实是,现在王一博已经抱着肖战睡着了。

  值了夜班的肖战本来就疲倦,王一博自然是不忍心折腾他的,抱着人哄着睡了。

  杨程半夜想上厕所,结果一动就痛得他叫出声,惊醒了张之宇。

  “怎么了?是想上厕所吗?”张之宇下床来看杨程的情况,床上的人痛得冷汗都出来了。

  杨程咬着牙应了一声,腰痛的感觉,他真的不想再体验第二次了,下次绝对绝对不会再轻易劝架了。“嗯。”

  “我扶你过去。”

  “嗯。”杨程借着张之宇给他的劲儿起身,然后朝厕所走去。

  到了厕所门口,张之宇忍不住调侃了一句,“那里需要我帮你扶着吗?”

  “滚!”杨程一把推开张之宇,进去关上门的同时,还给锁上了。

  张之宇在外面憋笑,憋得肺疼。

  等到杨程解决好人生大事出来,张之宇刚要伸手去扶,杨程一把拍开他的手,“滚开!小爷自己能走。”

  走倒是能走,躺下的时候就费劲儿了。

  杨程在床边站了好久,张之宇过来扶着他的腰,说道:“我扶着你躺下去,小心一点。”

  两人离得很近,天气早就转凉了,张之宇的掌心非烫,烫得杨程脸都要烧起来了。

  扶着人躺下,张之宇回到自己的床上。

  “杨杨,你睡着了吗?”

  杨程还没有从刚刚奇怪的感觉中回过神来,但也不想回答张之宇。

  以为杨程还在生自己气,张之宇道歉,“我知道你一直不喜欢我开黄腔,我改就是了,你别生气。”

  大概张之宇没有意识到,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。

  其实杨程是他们三个人当中最容易暴脾气的那个人,这段时间因为肖战的事情,自己的火不点都能着,一直都是杨程陪在自己身边。

  杨程还是没有说话,张之宇以为他睡着了,也不再说话,只是躺着。

  第二天杨程醒过来的时候,早餐已经有人买回来了,还是他最喜欢吃的灌汤包。

  “这家包子排队要排很久的。”

  “反正睡不着,我四点就去排队了。”张之宇一夜未眠,他花一晚上的时候,去消化了对王一博的感情。

  也许并不是真的爱,只是纯纯的占有欲和不甘心罢了,一时之间不能接受的时候,自己蓄谋已久的人突然被别人抢走了。

  好在,兄弟情还没给被完全吵散。

  “疯子。”

  杨程不会以为张之宇是专门为他早起排队买包子,知道他只是睡不着而已。

  吃了两个,杨程就不吃了。

  “再吃几个,哥哥我早起排那么久的队买的,临了还差点被一个大妈插了队。”张之宇看见杨程只吃了两口,眉头都要皱成一朵花了。

  杨程盯着包子,“拿到教室去吃,我们要迟到了!”

  “哦……”张之宇过来扶着杨程去洗漱。

  王母早早起来把早饭做好了,而王一博正在床上和肖战耳鬓厮磨。

  “起来了,崽崽。”肖战嗓子还没有完全睡醒的声音,带了点点沙哑,王一博很喜欢听。

  咬了咬肖战的唇下痣,王一博耍赖不起床。

  “起了!重死了!”推了推身上的人,没推动。

  被王一博钉在床上又是十来分钟,这床才算熟彻底起了。

  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出来,准备去买早餐的,才发现王母已经做好了早餐。

  “怎么起那么早?要不再睡会儿?”

  王一博摇摇头 ,“妈,你做了些什么呀!”

  “白粥,包子,小菜,就这几样,将就点吃你们。”王母找不到菜市场再哪里,就在楼下超市随便买了点东西做。

  肖战闻着香味出来,“阿姨这可一点都不将就,好香啊!”

  吃完这顿一点都不将就的早餐,肖战开车先把王一博送去了学校,然后才去医院。

  肖战本来想着今天自己是个早班,晚上和王一博带着王母去买点衣服什么的,结果王母把家里收拾了一下,发了条信息给他们就走了。

  王一博到教室的时候,张之宇和杨程已经到了。

  杨程因为腰疼的原因,坐姿有些奇怪,张之宇又是接水,又是拿零食,好一通忙活。

  “我是腰疼,不是瘫痪。”杨程看得头疼,突然好想找个人吵一架。

  “腰疼?我再给你揉揉?”这体贴入微的样子,着实是吓到了王一博。

  如果不是因为知道杨程昨天腰受伤了,估计两人这对话,这行为举动,够人脑补出好多有颜色的大戏。

  “杨程,好点没有?”王一博走过去在杨程旁边坐下,问道。

  杨程摆摆手,“可能下半辈子要靠你们挣钱养活了,喔!我的宝贝腰子~”

  “艹!说什么胡话呢!呸呸呸!”

  张之宇抓着杨程的手按在桌子上,让人呸呸呸。

  杨程嘴角抽了一下,看了一眼王一博。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 

第15章母亲大人来访

  因为肖战提前打了招呼,王铮很顺利地到医院检查完,确实不会影响到后续什么,康奇才放心地带人回学校。

  “你说说你们这些小年轻啊!”周主任都说没有什么事了,那就不会有什么事。

  王一博发微信叮嘱了几句,然后摸了摸肚子,饿了。

  “饭快好了。”肖战看了一眼时间,最后一锅汤可以起锅了,饭也快好了,一看王一博这个样子就是没有好好吃饭。“下次再怎么着急,吃点什么垫垫胃。”

  “嗯,我早餐都没有吃完,就被老师叫去办公室了,关了我大半天。”王一博夜觉得委屈。

  “那你怎么不早说?”还以为王一博只是没吃午饭,居然连早餐都没有吃,早知道先带他去外面吃了。“先吃点菜垫垫,我去看看饭。”

  肖战起身去厨房端饭,王一博坐上饭桌,尝了一块水煮肉片,真的是暖到了胃里。

  “好吃!给你点赞!”王一博不怎么能吃辣,肖战做的水煮肉片也是油辣减半,就是为了照顾王一博的胃。

  肖战端着饭出来刚坐下,手机就响了。

  “……”就稍微有那么亿点点无语,他只是想和自家小朋友好好的吃一个饭。

  可是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,他就不敢无语了。

  “谁啊?”肖战的表情变化引起了王一博的注意,嘴里还含了一口饭没嚼。

  肖战按了接听键,用口型对王一博说了一句,“你妈。”

  “喂,阿姨?”不确定地喊了一声,肖战心里还是有点忐忑的。

  王妈妈听到肖战的声音很高兴,“战战呐!在家吗?我现在在你家楼下,你妈没有告诉我你哪层搂呀!”

  双方家长商量着来看一下肖战和王一博,奈何肖父肖母没有时间,王父的公司最近也忙,就只有王母有空过来。

  说是不管他们在外面怎么闯荡,但心里还是惦记着,想来看看才放心。

  听到王母的话,两人赶紧起身下楼去接王母。

  见面的第一句话,王母替王一博质问肖战,“一博白白等你两年,你说要是你当初没走多好,当时你走是不是因为被哪个小姑娘迷住,看不上我们一博了?”

  “阿姨不是,我从始至终只有一个一博而已。”肖战有些招架不住,连寒暄都没有,直接就是质问。

  王一博乖乖地拉着肖战的手,站在王母面前,他也很久没有见过王母了。

  “战哥真的只有我一个男人,我试过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此时肖战宁愿王一博不帮他说话。

  王母此时也在想是不是应该教教王一博不能在外面说。

  两个大人带着语出惊人的小朋友回家。

  “这都是你做的?”一进门王母就被一桌子的饭菜惊艳了。

  自家儿子有几斤几两自家还是知道,这又不像外卖,十有八九是肖战做的。

  “一博,再拿一副碗筷出来。”

  “好。”王一博轻车熟路的去书房拿碗筷去了,王母嘴角抽抽,有些怀疑肖母的军情是否有延迟,这是同居了几天的样子?

  王母打量了一下房间,很干净,不算特别整洁,但是井井有条,沙发上有两个抱枕,她能想两个孩子一人抱一个抱枕坐在一起看电视的样子。“这房子是租的?”

  肖战点点头,没有说实话,因为王一博出来了。

  “妈,快尝尝战哥做的水煮肉片,可好吃了。”王一博是真的饿,这么一闹腾更饿了。

  王一博很少跨谁的饭菜做的好吃,这是第一次。

  “是吗?那我得好好尝尝!”

  “阿姨你别听他胡说。”肖战现在心里还是很紧张,他知道不会有棒打鸳鸯的戏码,但是总觉得还没有给王父王母一个交代,就把王一拐走了。

  王母尝了一片王一博夹过来的肉片,“我就说这小子怎么能吃辣了,这是专属这小子的水煮肉片吧?”

  “他胃不好,我就没做太辣。”肖战和王母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,王一博则在专心干饭。

  王母是吃过饭过来的,所以就没吃饭,就只吃了几口菜,看着王一博埋头苦干的样子,眉头皱起。

  这样子恐怕只有肖战不会嫌弃他。

  一直注意着王母情绪的肖战看见王母皱眉,心里慌了。

  只吃了几口菜 ,难吃到吃不下吗?

  两人内心戏十足,一点都没有影响到王一博。

  吃过晚饭后,王一博主动去洗碗,肖战就去收拾了一下次卧。

  其实很干净,就王一博睡过几晚。

  “战战,其实我这次来……”

  “阿姨,我哪里做得不对您尽管说,不要觉得不好意思。”肖战先下手为强,主动让王母指正。

  王母有些愣住,他对肖战很满意啊,真要有个不满意的地方,就是……

  “你们什么时候结婚?房子我都和你妈商量好了,一家买房一家负责装修和家具。”

  肖战心想要不承认这房子是自己买的?还准备神不知鬼不觉地去加上王一博的名字。

  还有这结婚,这怎么结?出国结?

  见肖战半天没吱声,王母突然严肃起来。

  “战战,你一博都不是小孩子了,要是不想往后一直走下去,就不要草率地在一起。”

  王一博洗完碗出来就听见王母的话,立马抗议道:“我们一点都不草率。”

  可能在别人看来,他和肖战是在重逢几天之后,就表明心意在一起了。

  但是他们又何尝知道,他和肖战相互试探了那么多年,都没有结果,如果那晚肖战真的说出了别人的名字,他又有什么资格去碰他。

  王母不听王一博的话,她要肖战的一句话。

  肖战伸手摸了摸王一博的头,看着王母,认真地保证道,“我不会丢下一博。”

  “还有呢?”

  “还有什么呀?保证他一直对我好一直爱我?”王一博忍不住再次插嘴,觉得王母在为难肖战了。

  王母瞪了王一博一眼,又看向肖战,“我要你告诉我,你们是深思熟虑之后在一起,就算以后结果可能遗憾,至少过程是快乐的。”

  “不会有遗憾的。”肖战脸上是柔和的笑意,眼神和王一博的眼神相遇,他笑意更深,“他不会让我遗憾的。”

  店里盘点,晚上两三点才能更新,别等了喔~

为什么我老是不更新

         后续安排

   《沉溺橘色浪漫》是短篇,所以不会太长,现在还没确定写到哪儿。

  《孽吻》在考虑出个续集,就是孽吻Ⅱ,主CP依旧是博肖,但是副CP兰知垚和阿野(岳归野)出现得一会比孽吻多了。

     《他是他义无反顾的重蹈覆辙》在考虑出个前传,但是前传就是一个现实向的,我现实向的太多了,所以这个我要慎重考虑一下。

    下一本准备开个虐文,好久没写虐文了。

  好的,不要担心落落跑路,落落还背着@Solitude孤单不孤独 的那么那么多联文负重前行呢!

  最少我也会坚持到2026年。

  最后谈一下更新这个问题,首先:我的作品普遍热度不高,所以勿怪催更催不动,虽然我不在意这个热度,但是我……我要上班,时常要加个班,然后在微博和我的写手朋友们,共同经营了一个推文小站,然后会开个微信公众号做推文用,目前正在筹备中,……所以呢~时不时可能会停个两天。

  然后……后续新文更完了之后,也可能重心在推文上。

第14章我永远是你的小朋友

  “战哥,我想吃水煮肉片~”听到王一博的话,肖战在前面路口调了一个头,向超市开去。

  这次买的菜就有些多了,王一博看见想吃的都拿上,路过零食区,王一博抓起两包乐事原味薯片问肖战,“当了医生还吃这些垃圾食品吗?”

  “人就活这几十年,快乐一点好。”接过王一博手里的薯片丢在购物车里。

  王一博是不怎么喜欢吃零食的,应该是说他喜欢吃的很少。

  “你看你要拿点什么零食吗?”王一博摇摇头,就逛到饮料区去了。

  对面有对小情侣大胆闹闹地走过来,倒退着的王一博差点撞上去,肖战伸手把人拉到怀里。“小心一点。”

  许是听到肖战的话,那个男生路过的时候狠狠撞了肖战和王一博一下,阴阳怪气地说了一句:“小心一点,可别撞到我家细皮嫩肉的小朋友了,有些人躺在床上叫得再好听,也不如我家宝贝身娇体软。”

  “站住!”肖战是真的火了,不是因为他说的话很难听,也不是因为他误会王一博是下面那个,而是他撞到王一博了。

  男生回头,挑衅地瞥着肖战和王一博,那个女生虽说被男生搂在怀里,眼睛却在打量肖战和王一博。

  “怎么?戳到痛处了?死基佬!”

  王一博抓住肖战的手,无辜地看着肖战:“哥哥,他没有你高诶!为什么呢?”

  “因为他脑子里废料太多了,把他压矮了。”肖战脸上面不改色,心里已经笑翻了,怎么也没想到王一博会来这么一招。

  男生作势就要上来拿拳头说话,王一博和肖战两人对视一眼,都往前站了一步,压根就没有要退让的意思。

  女生可能是怕男生吃亏,也可能是觉得丢脸,硬拉着男生走了,边走还不忘回头瞟肖战和王一博几眼。

  “战哥,今天怎么那么凶,啊?”以往肖战都不喜欢和别人起争执的,懒得扯。

  肖战脸上的怒气还没有消,“他撞到你了。”

  “我还以为你是不服气他说你不够身娇体软呢!”王一博凑近肖战耳边,小声说道:“我家大朋友,可身娇体软着呢!”

  “王一博!”

  “在,哥哥。”王一博见肖战红着脸瞪自己,就知道这人气消了,那就没多大问题了。

  小插曲过去,两人拉着手在超市接着逛,不在意其他人看过来的目光,走到积木区的时候,王一博就走不动道了。

  肖战无奈地笑笑,“只准买一个。”

  买多了,王一博能一直拼 ,茶饭不思那种,买一个给他解解瘾就行了。

  大包小包的东西放进后备厢。

  关上后备厢,肖战转身,把人往身上一带,王一博就把肖战压在了车上。

  “崽崽,亲我,我气还没有消。”

  王一博低头亲了亲肖战的唇,“够了吗?还生气吗?”

  肖战仰头去寻王一博的唇,“要这样。”

  呼吸交错之间 ,王一博听到了肖战的心跳。

  把人吻到不生气了,王一博后知后觉地笑了。

  “你笑什么?”肖战的脸还有些红,气息也许有些不稳。

  王一博看着坐在副驾驶的肖战,心里真是软得一塌糊涂,“其实,我没那么在意谁是上面那个,只要那个人是你就好了,不要过分在意这些,我没事的,哥哥,我永远是你的小朋友。”

  “早知道你这么佛,就不让你在上面了。”肖战一副觉得草率了的表情,但是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,他怎么会舍得让王一博受这份苦。

  “你在上面也行,今晚就试试?”

  “滚!”

  这天是不能聊了。

  回到家,两人化作没有感情的工具人,把东西从车库搬到家里。

  刚到家,门都还没有关上,王一博的电话就响了。

  “什么?”王一博觉得今天绝对是跟腰犯冲,上午杨程才撞着腰,现在康奇又打电话来说王铮腰扭了。

  挂了电话,王一博插着腰在哪里站着,整个人都烦躁起来。

  “怎么了?”肖战在一旁收拾东西,问道。

  王一博一脸哀怨的看着肖战,“战哥,王铮把腰闪了,可是明天他要去面试的呀!”

  肖战手里的薯片“啪”掉在了地上,眼睛不自觉地瞥向王一博的腰,心想幸好王一博的腰没事,随后又恨铁不成钢地念叨:“你们现在这些年轻人啊!怎么一点都不爱惜自己的腰。我给周主任打个电话,带他去医院看看吧!”

  宿舍里,杨程躺在床上,受宠若惊地享受张之宇的伺候。

  “你要不坐会儿,我现在真的没事。”

  “你要去上厕所吗?我扶你去。”张之宇跟个弹簧一样,突然站起来,把杨程吓一跳。

  杨程慌忙摆手,“不不不!你别盯着我了,你要真没事干就打会儿游戏吧!”

  “杨杨……”

  杨程有些受不了张之宇这突然的情绪转换。

  “怎么了?”

  “要不我接受那个小学弟?”张之宇在追王一博的同时,也有不少人在追张之宇,只是因为他满脑子都是王一博,没接受罢了。

  杨程叹了一口气,“你可别去祸害人家单纯的小学弟好吗?”

  “那我能怎么办,总不能去找个女生谈吧!”

  “你就不能专心搞事业专心搞学业吗?恋爱晚点谈也不是不行啊!”杨程觉得张之宇就是个恋爱脑。

  这边杨程还没开导号张之宇,一个小学弟拿着跌打损伤药和一沓现金过来,说是吴雨给的赔偿,还说什么玩意儿,他本意是和张之宇打架,伤到杨程实属无意,所以给了赔偿。

  杨程拿着一瓶跌打损伤药和一沓现金,突然一句话也不想说了。

  他想回家,他不想面对这些个奇葩。

  “杨杨,和我一起搞事业吧!”

  “……”杨程摆手,“不,我要谈恋爱。”

  “你又没有男朋友。”

  “可是我有女朋友啊!”虽然感觉这恋爱谈了和没谈没什么区别,暧昧不清的。

  张之宇切了一声,“就隔壁专业那个?人家天天立单身人设,也只有你在为他守身如玉!”

  杨程沉默了,没有说话。

肖老师的私教生活

  肖战是王一博的家教,是王妈妈约肖妈妈喝了几次下午茶才确定的。

  “一博自从高中之后,就一直是一个人住在外面,很少回来,现在战战也要往外面搬,刚好一博对面那个租客上周刚搬走,所以……”肖妈妈和王妈妈是多年的好友了,但是因为肖战之前一直在省外读书,所以肖战和王一博并不是特别熟,当然,这只是双方父母的认为。如果他们看到王一博的房间里看到肖战的那张市第一名奖状,如果他们看到肖战手机里一张又一张王一博的照片,就不会这么说了。

  “战战性子软,我担心吃不住一博。”肖妈妈不是担心肖战在王一博手里吃亏,而是担心肖战会辜负王妈妈的期望。

  不过最终肖妈妈还是经不住王妈妈的软磨硬泡,同意肖战住在王一博的对面,做他的家教。

  “小孩,你说,你妈到底是出于什么心思,把你送入虎口的,嗯?”从小到大,王一博没少在肖战手里吃亏。

  还没来得及欺负王一博,后者就开始发起了高烧。

  “吓得发高烧了?”肖战嘴上这么说,但还是尽心尽力地照顾王一博。

  这一照顾就是整整一夜,趁着给人擦身体,油也揩了不少。

  “小屁孩身材倒挺不错的。”

  不知道是因为生病,还是因为听到肖战的话害羞,王一博的耳朵通红,感觉自己的脸烫得厉害。

  许是因为肖战的精心照顾,王一博第二天就退烧了,他醒的时候肖战还在沙发上睡觉,从房里拿了个薄毯给肖战盖上,然后下楼去买早餐。

  和肖战认识那么多年,早就对他的口味了如指掌,买了两人都喜欢吃的,又顺便买了点日用品,才上楼。

  “怎么出门一声不吭的。”肖战倚在门边等王一博,小屁孩连手机都没有带,肯定不会走远。

  王一博把早餐摆在桌上,“请你吃早餐,算是谢谢你照顾我一整晚。”

  “你知道我想吃什么,你怎么不拿那个感谢我?”肖战盯着王一博,看着他的脸刷地一下变红。

  王一博恼怒道;“我还没成年!”

  “那就是说,成年就给哥哥吃了?”肖战和王一博确定关系是在肖战高一的那年暑假,那年小屁孩刚刚初中毕业,就被肖战骗到手了。

  这次搬到王一博对面,肖战也出了不少力,比如多次提及又高三的家长请他当家教,又暗示王妈妈高三的关键时期不要让王一博一个人在外面。自己这时候再跟家里提出,成年了想搬出去住的事,就是天时地利人和。

  王一博知道这件事的时候,只说了两个字。

  “卑鄙。”

  “还不是因为你,每次来找你还得偷偷摸摸的,不过王同学,这个课是真的要上的。”王一博的主科还好,但是综合科目有点弱,在高考前再冲刺冲刺,分数能提上去不少。

  听到补课是真的要补,王一博有些蔫儿了。

  “可不可以不补?”

  “还要不要和哥哥上同一所大学了?”肖战直击王一博的命门,整个高中这么努力,王一博就是为了和肖战上同一所大学。

  “要的。”王一博拿起了笔,开始翻看自己综合科目的错题,一道一道的归纳总结。

  他知道自己不聪明,但是对于肖战,他总想再努力努力。

  补习的日子难熬又难耐,肖战在补习之余,总爱撩撩王一博,有时候撩得狠了,差点就擦枪走火。

  “哥哥,要不做了吧?”王一博一脸潮红地躺在肖战身下,喘道。

  肖战笑了笑,作势要去扯王一博的裤子,后者身体直接僵住了。

  本能还是出卖了他,肖战拉过被子把人裹好,“如果你拿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还不后悔,我就要你。”

  “哥!”

  “王一博你听清楚,我不是你哥,我是你男人,会在你成年以后,把你按在床上操的男人。”

  肖战有些失控了,平时再怎么过分,也不会这么吼王一博的。

  王一博被这样的肖战吓到了,回过神来第一件事,是拉了拉肖战的皮带,“那要是我拿不到录取通知书呢?你会要我吗?”

  肖战走过的路太高了,王一博走起来有些吃力,但是想想他和肖战的以后,他还是想咬着牙再走走。

  这话把肖战的心都暖化了,怎么还舍得凶王一博,把人搂在怀里哄了好一会儿。

  王妈妈偶尔来看看两人,每次来王一博都在书房刷题,认真得不行。

  “你妈还说你性子软,吃不住一博,这不管得挺好的吗?”

  有肖战在,王妈妈也就放心了,不用隔三差五地来查岗。

  虽然肖战每晚都会回自己屋子里面睡,王一博买东西时,依旧习惯多买一份肖战的摆在家里。

  因为肖战答应过他,他高考一结束,就搬过来和他一起住。

  “怎么办?我好紧张。”高考前夜,王一博紧张得睡不着觉,抱着枕头委屈巴巴地去敲肖战的门。

  肖战让人进来,俯身轻啄王一博的唇。

  “小屁孩儿,你要是真紧张,就帮哥哥疏解疏解,嗯?”

  王一博眉头看着看着就皱了起来,好半天才说道:“好!”

  肖战被王一博逗笑了,把人揽到床上,躺在一起,熟悉的体温和熟悉的气息让王一博安心。

  “狗崽崽,你还记不记得第一次见面,我被我妈追着打,后来我被关在门外,你悄悄给我拿医药箱的事?”也许是那个时候,自己就动了心。

  王一博点了点头,“当时你被打好惨。”

  “那你还记得我们在一起那年,我跟你说了什么吗?” 

  “你说,我要跟着你长大。”

  “还有呢?”

  “还有,你会陪着我,会保护我。结果你欺负我欺负得最狠。”

  肖战很少拿温柔形容谁,但王一博是头一个,不是因为他说话做事温柔,而是因为他答应了什么,就一定会说到做到,他真的有在跟着他好好长大。

  “狗崽崽,高考顺利。”

  “肖战,我爱你。”这是那年仲夏夜,肖战听到最温柔最动听的告白。